mikasa

工作

辞职之后每每睁开眼都恍如隔世,三个月,漫长而短暂。从熬得脸起皮,到之后每天只用上班6小时却拿着别人认为的高薪,整个过程没有感到开心,明明拥有比很多人多的多的能力,却从未有过成就感。我已经不知道有什么能够让我发自心底的笑出来。

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个孩子,去工作了还跟老板对着干,叛逆心从来没有消失过。

一个小时前,乖乖走了,他停止心跳的那一刻,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我觉得,所有的罪责都可以归为我。
我所承受的一切,罪责归于我。

我无法控制起落,控制爆发,控制麻木。对不起。

久远的朋友,越是见面,越是陌生。

r,好久不见。

想来,我居然毕业,已婚,默默着看着宿舍群里晒娃的舍友们,深深的感受到了离开象牙塔后这个世界带给我们的恶意。因为结婚生娃而被磨破的青春,真的随着丢掉的情书远去了。梦想是为了逃避现实而存在的这个事实,硬生生的被我们敷衍直至化为虚无。已经没有人和我说梦想这种东西了。几乎所有人都在和我说婚姻和孩子,房子和车子。没事没事,生活还是很灿烂的,我不必如此忧伤。2016年过去了过去了,2017年继续犯错继续懒惰继续走着自己为自己搭起的破落的独木桥。加油,r。

判断一个人的美丑只和利己有关。

磨人的小妖精,又打针,要挣的不止狗粮钱。

家里又添新成员,已经记不清你们是我收养的第几条狗。

你们三个,终于肯静下来给我拍一个……

因为是异类